English  /  
27
28
29
30
31
2
3
6
7
8
9
10
12
13
16
17
23
24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7

反洗钱案例:全国最大银行间债市腐败案:交易员获利2亿

2016-05-11 15:43:09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0

张某以公司为债券交易平台,先后通过162笔现券买卖,涉及48支债券、42家债券交易机构、近900次债券买卖,向自己输送利益2.07亿余元。

        张某在某国际信托公司担任债券交易员期间,以公司为债券交易平台,先后通过162笔现券买卖,涉及48支债券、42家债券交易机构、近900次债券买卖,向自己实际控制的信息咨询公司输送利益2.07亿余元。昨天,北京晨报记者获悉,市二中院以职务侵占罪,终审判决张某有期徒刑13年。据了解,该案是全国最大的银行间债市腐败案。
                                                            违反规定 交易员开公司
  1974年出生的张某,家中兄弟姐妹好几个,经济条件不太好。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几个民营企业工作,2000年开始从事证券相关业务。
  2008年年底,张某借老乡刘某的身份证,在哈尔滨成立了一家商务咨询公司,并在交易指令单据上代签刘某的名字,还开通了银行卡,用于提取赃款。公司成立不久后,张某就以该公司的名义与一家可代理公司、企业进行债券买卖的农村商业银行签订了《代理货币市场业务主协议》及《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债券回购主协议》,自此这家商务咨询公司成功取得银行间债券市场交易丙类户资格。
  西城检察院检察官佟晓琳解释称,银行间债券市场结算成员分为甲、乙、丙三类,甲类为商业银行,乙类为信用社、基金、保险和非银行金融机构,丙类户为非金融机构法人。甲、乙类户可以直接在银行间债券市场交易结算,而丙类户只能通过甲类户代理结算和交易。
  佟晓琳称,根据银行间债券市场的行业规则及其所在的国际信托公司的规定,债券交易员不能私自设立丙类账户,更不能委托甲类账户与其所任职的公司进行交易。时任债券交易员的张某显然严重违反了相关规定。因此从成立公司到取得丙类户资格,张某的亲人、同事,尤其是圈内的朋友,都不知道张某控制着这样一家公司。
                                                                   闭环交易 疯狂敛财过亿
  2009年3月张某通过聘任到某国际信托公司工作,并凭借多年储备的工作经验,先后担任了固定收益部、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助理,主要工作职责是进行银行间债券市场的债券交易。
  由于该信托公司不对债券业务投入大量资金,所以张某利用公司平台,借其职务身份所掌握的债券资源及需求信息,以及其他金融机构对该信托公司作为债券交易乙类户资质和资金实力的信赖,寻找交易对手开展撮合交易,从中挣取差价。
  在入职的次月即2009年4月,张某根据自己近十年的银行间债券市场交易经验,开始将属于信托公司的利润输送到自己控制的丙类户。
  据佟晓琳称,“闭环交易”是张某非法获利最多的方式,即张某安排信托公司以相对低的价格购入一支债券,或通过代持价格已上涨的债券,在明知能卖到高价的情况下,不直接投入市场获利,而是将债券卖给自己控制的丙类户,再安排信托公司作为后手以高价从张某的丙类户买回后再投放市场或继续通过代持养券。
  在整个“闭环交易”过程中,所有“盈利”都由张某通过网上操作,先经由丙类户在其代理行开设的账户转至该公司的另一银行账户,再转至张某控制的另一公司的银行账户,由该账户转至张某控制的亲友账户后,进行提现、存现。这样,通过75笔“闭环交易”,张某向自己的丙类户输送利益1.1亿余元(如图)。
                                                           违规交易 一亿元弥补亏损
  此外,张某还采用两种债券交易方式“汲取”信托公司的利润,一种是低价购进,即在明知某债券可以卖到较高价格的情况下,安排信托公司将其持有的债券不直接以市场价格投入市场,而是以明显较低的价格卖给张某的丙类户,再安排丙类户以市场价抛向市场,张某因此获利6400余万元。另一种是高价卖出,张某安排自己的丙类户购入一支债券后,抬高价格,安排其所在的信托公司以明显较高的价格买入,张某又获利2800余万元。
  仅仅一年半的暗箱操作,就为张某带来了巨大利润,但在2011年3月银行停止了张某的丙类户办理债券结算代理业务。为继续发财,张某违反公司禁止开展代持交易的规定,通过伪造公章,委托自己女友就职的证券公司为自己所在的信托公司代持债券以继续养券。
  为防止罪行败露,张某还委托某证券公司为自己的丙类户代持债券,代持到期后部分亏损部分盈利,张某先后通过24笔债券交易盈利2100余万元,亏损部分由张某的丙类户委托代持机构进行回补,回补资金9600余万元。至此,张某陆续将犯罪所得赃款中的1亿余元用于弥补亏损。
                                                         身家过亿 欠家人数万不还
  2012年12月15日,北京市公安局经侦总队在首都机场边防检查总站,将准备飞往香港的张某押解归案。至此,已在另外一家证券公司固定收益部任副总的张某落网。
  据调查,张某为自己输送大量非法利益后,先后在北京及哈尔滨购置了6套豪宅,花费近5000万元。购买包括路虎、保时捷在内的四辆豪车,共花费500余万元。此外,张某还花费1000万元,成立了传媒公司,并为本人及母亲购买价值1200万元的保险。就连张某和前女友分手,他都给了400余万元的分手费。此外,他还借给了朋友500万元。截至案发,其名下的多家银行账户共冻结存款1亿余元。
  得知张某涉嫌犯罪后,他在农村生活的哥哥也寒了心。原来张某的哥哥一直不知道张某的生活如此奢靡,多年前张某曾向哥哥借过几万块钱,他却一直以缺钱为由不还。
                                                               检方抗诉 终审改判13年
  2014年1月27日,西城区检察院以涉嫌职务侵占罪对张某提起公诉,今年2月9日一审法院宣判,认定起诉书指控的全部162笔犯罪事实,但将指控的犯罪数额减少30%,判处其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部分个人财产。
  公诉机关认为该判决认定事实错误,涉案赃物处理不当,在一定程度上影响量刑,侵犯了被害单位的财产权利,遂对一审判决提出抗诉。10月13日,市二中院作出终审判决,改变了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将公诉机关指控的全部2.07亿余元的犯罪数额予以认定,并改判被告人张某有期徒刑13年。


                                                   宁乡侦破网络赌博案刑拘19人 一年半吸金14亿
  
  华声在线3月2日讯 聘请世界级运营团队维护网站,招募世界级黑客打压竞争对手,短短一年半时间吸金14亿元人民币。今天上午,我省公安厅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由公安部督办,省公安厅和宁乡县公安局联合侦办的“5·26”申博太阳城网站开设赌场案(以下简称“5·26”专案),历经一年五个月的侦查成功告破。该案刑事拘留19人,冻结涉案资金2亿余元。
【案发】
数天输20多万,宁乡男子报案。
  2013年6月,宁乡县一名男子走进宁乡县公安局报案。男子告诉民警,他经朋友介绍,进入了一家名叫“申博太阳城”的网络赌博网站娱乐,“开始赢了几万,但后面短短数天时间,便输掉了20多万。”
  接到线索后,宁乡警方敏锐意识到该线索的价值,通过前期调查,警方发现“申博太阳城”网站通过百家乐、轮盘、骨骰等项目,吸引网民进行网上赌博,涉案金额巨大,涉案人员众多,并有吴姓宁乡籍男子为首的多人担任该网站代理,与网站共同坐庄,并接受下线会员投注。
  2013年7月3日,宁乡警方正式对申博太阳城网站开设赌场案立案侦查。随着侦查的深入,2014年5月26日,经湖南省公安厅领导批示,从省公安厅治安总队、网技总队和宁乡县公安局抽调精干警力,联合成立“5·26”专案组,由宁乡县公安局局长漆曙光任专案组组长。
【破案】
17个月较量粉碎代理商网络
  专案组民警告诉三湘都市报记者,在案件侦破过程中,“5·26”专案组成员往返于浙江、四川、广东、北京等20多个省、市、自治州广泛开展调查取证,调取涉案银行账号的资金交易记录5000余份,远程勘验80余次,侦控移动电话100余部,侦控QQ和微信等虚拟身份100余个,落地查控100余人。
  通过网络技术侦查、视频侦查、情报信息研判、海量数据分析、落地查证等多种侦查手段,专案组充分掌握了申博太阳城网站财务人员许某、技术人员齐某、湖南代理吴某等8人开设赌场的违法犯罪事实。
  2014年10月30日,专案组将申博太阳城网站一级代理吴某抓获归案。11月4日,专案组在长沙黄花机场将一级代理黄某博秘密抓获。
  11月8日,专案组兵分三路,一路前往公安部办理跨行集中冻结涉案银行账号手续,一路前往珠海对一号对象许某进行秘密跟踪贴靠,一路前往山东潍坊对二号对象齐某伺机抓捕。
  许某被抓获后,各大商业银行总行根据公安部的要求,对全国各地的1000个涉案银行账号统一冻结。11月29日,专案组在山东潍坊极锐网络科技公司将齐某抓获归案。
  警方统计,涉案网站自2013年6月至今,累计投注赌资37亿余元,27亿余元流入境外。2013年5月20日至2014年10月26日,该网站通过代理制结算模式盈利4.8亿元,通过现金网结算模式盈利9.2亿元,共计盈利14亿元。
【幕后】
网站后台控制赔率,没人能赢钱--揭秘赌博网站生存之道
  “在该网站上进行赌博,没人能赢钱。”专案组民警告诉记者,在众多赌客中,有一名中年男子累计输掉400多万,而男子赌资的来源大多是借款,“原本殷实的家庭,一下子家破人亡,令人唏嘘。”  民警说,该网站在国内主要靠代理商进行拉客,只要有新人进来,在开始玩的阶段都会赢钱。
  “这是一种吸引客源的手段。”据警方提供的数据显示,该网站的盈利率高达92.8%,这意味着赌客每充值100元,便有92.8元落入网站腰包。一旦赌客认为在这家网站上有利可图,便会选择充值,但充值过后,网站便会在后台调节赔率,从这时开始,赌客大多会输,充入的资金也会赔光。
案件信息:      A   盈利靠手续费 代理商靠返点
  专案组民警介绍,“申博太阳城”网站系菲律宾太阳城博彩集团公司开设,共有100余个域名专用于网上赌博,其核心数据服务器设在境外,国内设有加速服务器。
  “该赌博网站包含有现实中所有的赌博方式,比如轮盘、老虎机、赌球、百家乐等。”专案组民警说,该网站采用虚拟筹码,赌客要想在该网站进行赌博,就必须找代理商充钱换购虚拟点数。此外,为了方便赌客能随时随地豪赌,该网站还开发了手机客户端,包括安卓、IOS,“甚至老旧的塞班系统都有。”
  赌客每在该网站进行一局赌博,便要给该网站缴纳手续费,而手续费也是该网站的主要盈利方式。代理商的主要盈利方式为网站返点,“如果赌客充值1000元,代理商便能拿到5元的返点。对于大代理商,网站把返点提高了30%,返点越高,代理商承担风险越大。”
B  科技公司老板负责网站维护
  面对记者,专案组民警直言该网站“技术水平高超,运作安全。”民警透露,该网站下辖有外联部、技术部、客服部、财务部四个部门,外联部负责委托中介或不定期组织境外人员入境办理银行卡供赌资流转使用;技术部负责网站维护和赌博项目的开发等;客服部负责发展代理、并与代理进行结算;财务部负责操纵赌资流转。
  此外,网站还聘请了世界级的专业维护团队来负责网页的日常运营,甚至重金招募了世界级的黑客团队,用来攻击竞争对手的网站,以便吸引客源。
  此前落网的网站技术人员齐某是山东潍坊人,现年32岁,身兼山东华云科技有限公司等三家公司法人代表。2007年8月,齐某以极锐科技有限公司的名义,与泓佑电子(香港)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合同,负责为申博太阳城网站提供黑客攻击时的安全防御、CDN视频加速节点的部署、IDC机房选择和推荐,同时按照泓佑电子(香港)有限公司技术人员“阿俊”的要求,组织黑客攻击其他赌博网站,为申博太阳城网站打压竞争对手,招揽客源,非法所得1305万元。
C  所有赃款交由地下钱庄洗白
  “该团伙洗钱的手段也相当高超。”专案组民警说,此前落网的网站财务人员许某,现年32岁,香港人。自2012年下半年开始至今,许某负责操作9个用于代理充值的银行账号的网银转账,通过短信形式接受上线“丽丽”、“X”、“阿勇”的指令,支付代理的返利资金和员工薪酬,非法所得340万元。
  该网站还提供了6个第三方支付平台的银行账号,用于各级代理和直属会员充值赌博,然后将盈利资金蚂蚁搬家式的转账至地下钱庄控制的银行账号上,地下钱庄通过虚拟交易等形式将涉案资金洗白后交由该赌博团伙,“这样操作,给警方的侦查工作造成了相当大的难度。”

互联网金融或成洗钱新渠道,各类平台该如何“自保”?
近年来,互联网金融的发展速度令人吃惊,P2P、众筹、虚拟货币等成为产业亮点。当它日益成为朝阳产业,明星行业的同时,由于监管、交易特性、平台责任等各种原因,互联网金融成为洗钱渠道的风险也在逐渐加大。许多不法分子利用互联网金融的一些特性,钻了空子。
 
面对互联网金融平台可能会出现的洗钱行为,监管部门已经有所重视,那么问题来了,在监管政策逐步落地之前,或者说除了监管,各类P2P等互联网平台自身该怎样做,才能确保平台利益、客户利益、交易环境的安全呢?互联网金融是如何被“洗钱团体”盯上的?
互联网金融洗钱的风险来自三方面:
1、来自于监管的落后。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指导意见已出了几稿,但靴子始终尚未落地。
2、来自于互联网金融本身的机制特性。网络环境的虚拟性使得对资金的追踪监测更加困难。在网络借贷平台的资金转账过程中,资金并不是由出借人的账户直接转入借款人账户,必须通过网络平台才能实现周转,多数网络信贷平台都是通过支付宝之类的第三方支付形式来完成的,洗钱分子登录网上银行服务器只要经过密钥认证后可以在几乎匿名的方式下即时转账,可以在瞬间实现非法所得的转移。
另外在P2P网络借贷平台操作模式中,可疑交易难以被发现。在P2P网络借贷操作中,放贷人可以对借款人的借款邀约全额或部分投标,洗钱者可以轻易利用这一特性将资金分拆后贷给不同的借款人,这样反而掩盖了大额资金本来的面目,不容易发现大额资金在平台里的进出情况,分拆后资金流动更加便利,P2P网络借贷平台很难辨别资金的真实来源。
3、互联网金融平台自身的责任和约束力。P2P网络借贷机构缺乏上报大额可疑交易报告的责任意识。一旦P2P平台向第三方支付平台上报可疑资金交易后,第三方支付将冻结P2P平台的资金,这对很多平台来说就会产生较大的损失。所以,大部分的网贷平台即使有所怀疑某笔资金的动机,也往往选择“秘而不宣,秘密处理”。这也就给很多不法洗钱团体钻了空子。
洗钱风险加剧,平台自身该如何自处?
许多专家已经在呼吁加快立法监管进程,成立行业自律组织。然而监管是从法律行政手段上严加控制,解铃还须系铃人,关键的还是需要平台自身加强防范意识,提升责任意识。
近日,有一家薪金融的P2P网贷平台,主动上报了可疑账户,并与第三方支付积极协商调查。这样的举措理应是互联网金融从业平台需要积极倡导推荐的做法。
据薪金融负责人还原事件经过是这样的:当日平台财务按照常规流程查验、统计当日投资款项,发现有一账户资金出入异常。于是经公司上层协商后,立刻将此异常账户资金冻结,并同时将此情况公函通知第三方支付平台信息排查。目前,薪金融正与第三方支付平台协作积极调查处理相关事宜。
这样的处理方式,可能很多平台会认为这是一步险棋,曝光洗钱的风险,可能会对平台的信誉度和投资量产生较大的影响。但薪金融负责人却表示:正是基于维护平台自身的利益、投资客户的利益以及安全的投资环境,才会在第一时间做出这样的处理。互联网金融行业正处于茁长成长阶段,正如一个人的青春叛逆期,多多少少总会出现各种“负能量”来搅乱正常的秩序,行业需要从各方面来规范。而P2P等网络平台作为行业里的主体,有义务有责任主动来维护投资环境的安全和行业的规范。薪金融向来秉承诚心正意的企业理念,也一直都受到理财客户的信任和青睐。我们相信这次事件会得到客户的理解和支持。薪金融也会逐步完善以更加严格的审核流程、严谨的网络体系来维护投资环境的安全,和理财收益的稳健。
业内不少专业人士也指出,针对互联网金融交易的独特性,为了保障投资环境的安全,可加强系统建设,提高对可疑资金的监测上报水平。如网络借贷公司应尽快建立大额和可疑交易资金监测系统;加大科技投入,加强系统软硬件建设;充分利用信息技术保障信息安全。
互联网金融的安全投资环境是需要平台、资金方、监管机构等多方努力,共同维护。毕竟只有环境安全了,投资收益才能得到保障。

 

上传:胡栋恒
CopyRight  永安期货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站用字经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