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26
27
28
29
30
1
2
3
9
10
12
13
14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期市对决:人脑与电脑谁是赢家?

2012-06-05 09:52:11 作者:盛悦 刘海亮 来源:期货日报网 浏览次数:0

随着程序化交易的普及,人们常常会谈论这样的问题:投机市场上,电脑会驱逐人脑吗?

人工智能的发展在投机市场上的作用越来越明显,因为现代投资理论强调多元化投资组合以降低风险,强调统计规律以辅助决策,但人类的视野和精力都相对有限,不可能进行大范围甄选和验证,赖此形成的投资策略难免失之偏颇。而量化投资的电脑程序可有效处理大量信息,消除投资组合配置的局限性,优势十分明显。同时,人类会有情感依赖的倾向,所以会有执行中的偏差,会有“希望交易”,而量化投资借助程序来实施执行,能够完全克服人性固有的弱点,使投资决策更理性,执行更决断。

因为电脑拥有如此巨大的优势,所以程序化交易特别是量化交易的支持者说,现在纽交所量化交易每周占总量的40%—70%,已成为市场主流,总体上看恐有驱逐人类操盘手的可能。我不认可这种观点,因为这个比例是大量的闪单和高频单做出来的,其中大部分是为了提高流动性,并不代表真实的以赢利为目的的交易比例,并且,量化交易使用的人数只占全部交易者的2%,覆盖的资金量只有20%左右。同时,在统计上口径也存在着问题,常常是把一些简单的电脑下单视为量化交易,若如此,量化的外延也就太大了。

投机交易的本质是人性的博弈,量化交易是人类博弈智慧在数字化环境中的延伸。一个优秀交易员即使能够把自己毕生修炼来的最精锐最综合的“直觉”量化成程序,也不容易对冲掉市场环境日新月异的变化。软件的确可以比人更准确迅捷地分析交易数据发现交易机会,但它却算不出投机市场的欺诈、疯狂、操纵,更无法理解中国特色的“半夜鸡叫”。在决策时,人类可以听取别人的意见,可以分析宏观局势,可以揣摩未来走向,可以洞察市场的微妙之处,但量化公式却感受不到这些,甚至有不少搞量化的人自己会说,我们不怎么关心基本面问题。这本身就是信息不对称。

交易无疑是一种艺术。艺术是感性的,所以高端奢侈品都是手工生产的。人类投机交易的艺术,实质上就是优秀操盘手同时考虑并平衡多种因素的手工操作,而这些因素大多是奥妙的和无法定量的,是“只可意会不可言表的”。量化策略则不会具有这种能力,这种能力就是主观交易者的强项,是人类操盘手尊严的底线。

虽然技术进步对推动生产力发展是有目共睹的,但其作用还应该是有极限的,不可以被无限夸大,尤其是在一些传统行业。例如教育,当电视在中国开始普及时,许多行业内人士曾认为电视播放名家授课,将使得大学变得没有围墙;电化教育开始时,不少人又认为传统教育的作用可能被弱化;及至网络时代到来,网络教育又被认为可以让人足不出户即可学到哈佛的真章。可事实是,即使在网络化程度最高的美国,网络教育产业也没有兴旺起来,教师并没有因此而失业,电脑始终无法取代人脑——因为虽然教学的工具变了,但许多微妙的艺术的互动细节还是无法被简化或被量化。再例如棋类,目前除围棋之外,其他棋类因为容易建模,电脑对弈水平都是远迈人类,但围棋是规则简单的复杂游戏,其对弈本质是精确计算和模糊形势判断的结合,许多艺术化的形势判断和图形识别是电脑无法掌握的。虽然日前电脑程序zen击败了武宫正树九段,代表着电脑围棋迈出了崭新的一步,但请注意武宫正树是位六十出头的老者,又是让电脑五个子的,而且,程序zen的软件开发团队中,武宫正树正是其中最重要的成员之一。电脑围棋可以量化定式、死活和局部经典演变,而全局的掌控、微妙的转换、厚薄的判断,最终得靠棋手的临场发挥,这个艺术化的东西是无法复制的;并且日新月异的新布局、头绪繁多的中盘、打劫和试应手的奥妙,电脑相比人类高手还有不可逾越的差距。所以,电脑可以胜过许多人类的业余棋手,但永远无法胜过大师,在投机交易领域也是如此。

量化交易确实可以把握传统操盘手无法把握到的许多小机会,特别是在交易标的越来越多的情况下。在软件技术日趋发达的环境下,一些传统的特别是超级短线型的操盘手有待转型,但像巴菲特这样的大师是电脑永远也无法取代的。设想,即使再高明的程序,它会和政要及银行家沟通吗?会揣摩财长的话外音吗?会感受国际形势对行情的影响吗?

华尔街对高频和量化如此高调,有不少声音其实是来自软硬件厂商,他们意在推介最先进的设备。为了增强说服力,他们还往往会把西蒙斯抬出来,但这些人是不是没有注意到,西蒙斯毕竟是个案,他背后的人脉支撑,他对市场方向的影响力,是常人永远也无法复制的。其实对电脑和人脑,我们没有必要厚此薄彼,致胜法门因人而异,用什么方法都有盈利的大量案例,况且即使是在华尔街,即使应用最高端的软件硬件,有持续盈利能力的也总是少数。所以电脑和人脑二者有机结合,才是当下最好的选择,该量化的量化,需人工的人工。在制造业领域,最现代的工业生产是程序化,但最关键最精密的部分又往往得靠人工。在投机市场上,只有结合人为判断和一些机器规则,才能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体面生存。金融不仅仅是数学,更是心理和政治,这些都无法量化。研究表明,未来几年对宏观的把握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量化投资在这方面就勉为其难了。

从量化投资在美国几十年的发展历史来看,虽然成果丰硕,但它在规避系统性风险方面依然是弱项,因为政策层面的事情程序很难去把握。无论量化,还是主动,其实都源于最基本的投资原理,量化工具在交易实践中需要不断地调整,所以人类的把控永远是不可或缺的,电脑驱逐人脑,在这个领域里是不现实的。

有人辩论说,这些都是可能的,论据是,几十年前谁相信会有网络,可现在就有了。我认为,这种说法只都看到了顺风耳和飞毛腿成为现实,但你会认为七十二变和如来神掌会成为现实吗?智能化难道没有个极限是浪漫的畅想,无法作为有说服力的论据。畅想虽然是科技进步的起始点,但并不是都可以成为现实的,大家都看到了顺风耳和飞毛腿成为现实,但你会认为七十二变和如来神掌会成为现实吗?智能化难道没有个极限吗?当然,从长期来看,据说电脑可以繁衍自己,可以成为新的物种和人类共处并最终驾驭人类。这个问题还是让凯恩斯来回答吧:长期来看,我们都要死去。


上传:宋腾
CopyRight  永安期货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站用字经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授权许可